评选名家名作——著名画家徐剑鹏

        作者:admin2023-04-20 10:06:29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历】

        徐剑鹏,江苏江阴市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香港国际画院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席。历任江阴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无锡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并获奖。获《2000年世界华人艺术展》银奖。《全国风景风情油画人物画展》优秀奖(最高奖)中国第二届粉画展优秀奖(最高奖)《第十五届大路画展》银奖,《江苏省新世纪油画大展》银奖等。

        作品入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美展》《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全国美展》《第三届北京国际双年展》《奥林匹克美术大会》《第二届少数民族全囯美展》《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全国美展》《第四届朝圣敦煌全国美展》《第二届威海卫全国风景静物油画展》等。

        作品被《人民画报社》《中华文化基金会》《上海刚泰美术馆》《苏州美术馆》《日本东方美术馆》等艺术机构收藏。并在日本冈山东方美术馆举办《徐剑鹏油画展》。


        《建设中的江阴长江大桥》


        人性的礼赞

        ——解读徐剑鹏的人物画作品

        文/吴静(厦门大学教授,博导)


        初次看到徐剑鹏的人物画,惊异于他笔下的人物和他的油画风景在面貌上的强烈的反差。很难想象,在风景中随性而至,“逸笔草草”的写意油画家,在表现人物时会如此凝重而严谨。他的人物画遵循着写实传统,以个体肖像画为主,还有一些带有宏大叙事性的群体人物和诗意性的人物作品。画面展现出了扎实的写实功力以及对人和人性特有的理解。


        《故乡》


        仔细分析徐剑鹏的人物画作品,不难见出他的人物画遵循着几种传统。第一是来自西方的古典传统。主要是文艺复兴早期与17世纪欧洲,特别是法国和荷兰画派的艺术传统。《故云》、《新月》等作品通过侧面人像的细腻描绘,背景衬以江南小桥流水的远景,将江南女子的婉约柔美通过直接表现和间接衬托的方式展现出来,此为典型的文艺复兴早期人物肖像画的风格。


        《维米尓时代》


        而《维米尔时代》则是画家向17世纪欧洲写实绘画传统的致敬。17世纪法国的现实主义画家及以伦勃朗、维米尔、哈尔斯为代表的荷兰画家,将欧洲人物画推向了一个顶峰。绘画表现了最为贴近生活的场景,描绘生活中最普通的人。


        《蛟龙入海》


        画家们成熟地驾驭着光线和细节,在朴素静谧的生活和微妙的氛围中透露着诗意,这些显然打动着徐剑鹏。从他的人物画作品中,我们可以见到他对光线的控制和运用,对微妙氛围营造的重视和对细节的细腻处理。


        《长江合奏曲》


        他的人物画艺术中的第二种传统则是来自俄罗斯油画。《乐坛常青树曹鹏》等作品,凸显了人物的厚重感和历史感。而苏联绘画中的宏大叙事和现实主义风格则在《长江合奏曲》、《长江交响曲》的系列作品里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在飞架长虹的场景里,人物英雄般的屹立于天地之间。整体灰色调烘托着险峻而紧张的氛围。群体人物的集中和清晰与江面、天空的疏朗辽阔形成强烈反差,画面由此呈现出了如史诗般波浪壮阔的场面,令观者产生强烈的震撼。


        《小骑手》


        如果说从上述这些作品里我们总能隐约看见某些西方传统的影子,那么以藏区人物为题材的一系列作品,则融汇了此前所述诸传统的技法和特性,转化为了带有本土色彩和个人性的表现。《冬雪》、《小骑手》着力于突出牧民质朴而纯真的特性。藏区的场面除了通过牧场、马、牛以及特有的服饰等外在元素勾勒,更由人物黑红的皮肤,干裂的嘴唇,纯净的眼神传达出来。


        《那卜㮙三青年》


        西藏题材的人物画作品向来因其地域和人物形象的特殊性被许多画家所青睐和表现,但徐剑鹏该系列的作品没有被符号化的人物形象和夸张的炫技。他着力于通过捕捉面部及姿态的微妙瞬间和特点,刻划出了藏民平凡内敛而坚毅的性格。


        《孙中山先生视察江阴》


        人物画描绘的是人们最熟悉的题材,容易引起观众共鸣而被接受。也因此人物画成为西方绘画商品化最重要的主题。现代主义之前的西方人物画,逼真地再现客观对象成为基本的要素之一。而普通大众接受人物画,尤其是写实性人物画,其首要的判断标准也是“像”与“不像”,其次是“好看”与“不好看”。


        《太平洋的早晨》


        这也使得有史以来许多的人物画家在商品化驱动下,陷入了仅为迎合人们的喜好而创作的窠臼中。然而逼真描摹对象的人物画作品,往往会让人产生俗、软、甜、腻之感,此类作品也被归类为“行画”,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商品。如何在人物创作中避免陷入这种俗化的框架,成为真正的艺术作品,这是许多人物画家都在深入研究并在创作时努力的方向。


        《大山那边》


        绘画对人物的表现有两个层面,第一层是对人的表现,一是对外表进行描绘,突出人物外形的基本特征,也即传统画论中的“传移摹写”。二是对个体对象内在特性的把握。画家在了解对象的性格特点之后,将自己对对象的认知融入创作中,对象特性和生动程度的最终展现往往和艺术家对对象了解的程度有直接的关联。


        《米亚罗冬日》


        当艺术家对客观物象有了充分认知,又能熟练运用技法将之充分融合进描绘的物象中,就进入了中国画论所谓的“气韵生动”之境,而此时所呈现的人物感才能真正打动人。第二个层面则是对人性的表现。细数古今中外杰出的人物画家,他们的共同特性在于,尽管都只是对个别人物的描绘,却能够在这一描绘中呈现出一种更具共性的人性状态——或善或恶,或伟大崇高或扭曲卑劣。


        《咖吧随曲》


        这是超越个体性的普遍人性,也只有这种普遍人性的呈现才能使人物画产生令人震撼,具有促人反思的力量。实现这一层面需要的已不再只是艺术技巧和对个体对象的认知,它需要更多地生活体验和积淀,需要艺术家对人性有深刻的理解。明白此再来看徐剑鹏的人物画,则会有另一种不同的感受,他笔下的人物并不唯美,而是极其质朴和真实的。


        《渔光曲》


        他的画面有着一种通过人物想要述说的愿望,述说他对对象和对象所代表的人性的理解,述说他当下的感受。这种真实也不独是外在形象的逼真,还是艺术家对生活的真实感知。


        《夏至》


        无论是西方古典人物画还是俄罗斯或苏联油画中的人物,有一些特性是共在的,如画面的圣洁与神圣感,人性的高贵和崇高等。现代艺术在“形式自律”的口号中将形式表现推向了至高的地位,对于抽象与表现主义来说,人物很多时候是艺术家抒发自我,表达形式创新的一个载体。


        《玛曲藏女》


        当代中国有一大批人物画家用带有批判性和控诉性的笔调表现着当代社会人们内心的扭曲、颓废和玩世不恭。的确,现代性的商品交换逻辑使得人们将利益放在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人的机械化和工具化,道德感降低,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冷漠都是现代性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青年歌手》


        身处当下的人们内心有着人性上的种种矛盾和对社会的爱恨情仇,这些表现成为了恰当表达现代人性的合理方式,然而,在一波批判浪潮过后,我们不禁要问,拆解和批判所带来的无限压抑之后,希望何在?画家对某种传统风格的选择,总会和他血液里流淌的气质和内心的向往有关。


        《远望战士》


        徐剑鹏和许多致力于写实人物画创作的中国艺术家一样,他们的艺术有着对人性中蕴藏人格力量的推崇以及古典人文主义中人性永恒和神圣的礼赞,也有着对现实主义绘画中所具有的强烈社会和现实关怀,以及人类善良,高贵,勇敢,正义等品质的眷恋。这些艺术表现都是对生命存在的尊重和敬仰。


        《书法家陈鹤兴先生》


        徐剑鹏的人物画艺术,让我们重新思考艺术正能量的重要性,它让我们重新反思为什么走过他们那个年代的人们,总是伴随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阳光的向往。为什么一种温暖和希望能始终与他们共存。


        《良宵》


        诚然,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时代境遇塑造了他们特定的思维方式和艺术表现倾向,但这种理想主义似的艺术表达,在当代社会却隐含着新的价值——那些精神层面的崇高和美好,会使得人们对理想人性重抱希望。


        《指挥家曹鹏》


        到此,我们也理解了徐剑鹏风景画和人物画技法和风格上的反差:他用轻灵和随性的笔调抒写自然,用严肃而满怀景仰的心态创作人物,但内心的情感却是相同的,那是对自然和人所代表的生命的热爱与敬重,是对最高人性的礼赞。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18(s)   6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