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寒蕾专访

        作者:核实中..2010-07-17 10:06:52 来源:网络

        记者:能不能谈一谈最近这次获奖作品从取材到最终完成的心得与体会?
        罗: 我就说我自己吧,我那张画叫《回家》,画的是我的一个学生。在08年春运,正赶上雪灾,春节前的半个月,她给我发短信说她被困在路上了,她正在回家的火车上,结果到第二天车还没有开,幸好过了三天后,她终于回到家了。她就在火车上度过了两整天,两个白天和两个晚上。
        当时,我收到这个短信,感觉很难去表现雪灾下的春运这么一个很大的题材,于是从一个父母的角度去看这个女孩。我一直在考虑,她父母收到她的短信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女儿也六岁多了。我也会想我女儿长大会是怎么样的情形,想的都是很局部的一些想法,但确实有感而发。于是,就画了她上车之前给父母发短信的小小的瞬间,你看到以后不会马上联想到雪灾春运这样的大题材。这只是一个女儿上车之前给父母发短信,很高兴的说:“爸妈,我回家了。”这样的一个瞬间,女孩脸上带着喜悦,拿着一大堆行李。这样一个甜蜜的瞬间,我把它表现出来了。
        这个女孩,平时我和她联系很多,她是我的学生,已经三年级了。她的专业很棒,人很朴素,衣着打扮都透露出女孩的乖乖巧巧。但是她的衣服又有一些年代的特点,80后的跟我们肯定是有所不同。她穿的牛仔裤就不是那种很正经的牛仔裤,而是那种宽宽的,哈韩的,裤裆松松垮垮的。就是那种特点,很朴素,很朴实、很乖巧。

        记者:模特是她吗?
        罗: 对,就是她。

        记者:我还想问一下,你对敬业有什么看法?
        罗: 敬业,应该是一种真诚的喜好吧,因为你很喜欢画画这个行业,当你的兴趣和工作吻合的时候,就是桑老师说的:“我们就是最幸福的人了!”所以,我很幸运,我的工作和我的兴趣是完全吻合的。

        记者:所以对你来说就无所谓节假日的概念了,是吗?
        罗:对,节假日,反而有了更多的工作,你要完成你的社会责任,要陪陪家人。这也是一个很幸福的时刻,但是这个时刻你不能再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了。就我个人来说,画画就像沉迷于某一个游戏。像一些孩子有打游戏机的瘾,他喜欢整天上网打游戏,他要升级。其实我画画也一样,一天到晚都在画画,累吗?不累,就像打游戏的人沉迷到其中不觉得累一样。可能,很多同行也有这种感受。

        记者:你对为画展而画画有什么看法?比如我们的一些同行有的是为画展而准备画作,为画展定自己的目标,取材,你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和出发点呢?
        罗:有时候画展有一个主题,也是给我们一个启示,这并不矛盾。有时候,画画并非为了某个展览而画,刚好有一个展览你可以参加,也就多了一个机会,把我们的作品推广出去,宣传出去,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我们的作品。有时我觉得很悲哀,很多的展览是我们的同行自己在看。比如,有时候看画展就像参加一个舞会,今天是你的展览,我去捧场;明天是我的展览,你也应该来捧场。大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一个行内人的集市。我很多朋友,不画画的朋友,他们很想知道这方面的资讯,什么时候有好的展览,但他们得不到适当的指引,其实很多人愿意去看画。这好比一个曲子谱出来,永远都是作曲的和演奏的人在听,别的观众听不到,这很悲哀。

        记者:就是说大众没有一个有效的途径来获知这方面的信息,是吗?
        罗:对,所以我一有机会就向旁边不认识的朋友推荐我的画,把我的画册给他们,像小卖部的人我也会给他的。我的朋友会问我:“他不是画画的,你给他干嘛?”我说:“画画的人他可以找到我们的信息,不画画的人就需要我们自己去告诉人家。”所以我把我的报纸、画册给那些不画画的人,他可能是一个车库看管员,或者是一个小卖部的,反正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人我都会给,他们也很喜欢。

        记者:这也是一件很欣慰的事。那到底什么是促使你一直这么坚持画的动力呢?难道只是兴趣吗?
        罗:对,就是兴趣,没有兴趣,你会觉得这个事情很累的。

        记者:众所周知,工笔的步骤很繁琐,有时候某一部被卡住,走不下去了。再走到下一步要度过很长的时间。你怎么看?
        罗:会有一个困惑的时期,当出现这个困境,真的感觉很累。但是一旦解决了,就感觉非常清爽,非常顺畅,总在期待这个时刻。画画就是一个阶梯,这段时间平平的,然后忽然飞跃,然后再平平的,再飞跃。它不可能直线上升,它总是一个曲线的前进过程。

        记者:你有没有经历过在画大的创作的时候,不小心失误了,画坏了?
        罗:做学生的时候有的,经常地。现在,没有了。

        记者:你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是放弃呢?
        罗:开始画的时候,肯定是抱着很大的期望,画完了总是很失望,很遗憾,到现在都是这样。每次画画,画完了感觉它没有到达预期的目标,可能是在构思的过程中,欠缺一些考究。这是我经常遇到的问题:"急着去制作".我很喜欢制作这个过程,很享受.但是,有时候就会欠缺一点考虑.这是我一直以来的遗憾:经过长时间的制作以后,它总是有那么多的遗憾,只能期待下一张去弥补。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2.009(s)   63 queries

      memory 6.49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