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布上的[老房子]--专访油画家曹阳

        作者:核实中..2010-08-12 14:30:14 来源:网络

        我不希望这些老建筑,转瞬即逝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在城市建筑高速发展的今天老建筑的去留,以引发无数讨论,而你作为一个画家,却在十年前就开始关注川西老房子,能否谈谈其中的原因?

        曹阳(以下简称“曹”):对自己创作题材的选择,是因为“老房子”使自己非常感兴趣,老房子本身在视觉上有一种沉静、朴素的感觉,其结构、形式、木质和砖石的材质肌理及岁月流失所留下的丰富痕迹。以及这些所构成的历史文化氛围,它传递出一种久远的平和、沉静的气息。这些无不激起我们极大的热情去关注并用油画去表现它。传统民居,特别是川西民居,一直是我油画表现的主要题材之一,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老建筑,瞬间消逝。

        记:用10多年的时间去关注一个题材,而且这10年时光正是你艺术路途最黄金的时段,我想,你所做的已经超越了题材本身。

        曹:我的创作在题材上,并没有去刻意的“追求”和“坚持表现”什么。而是顺着自己的感觉往前走,一开始选择“老房子”做为自己机的油画表现题材,确因为老房子是自己喜欢的,但随着自己创作的不断深入和积累,作品表现不断出现的再感受,这种选择成为了一种主动行为,老房子或建筑本身,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其自身的价值,仅对它做一种表象上逼真写实的描绘,或是借用“中国传统文化”外在表面简单符号化的东西,这不是我寻求表现的本意,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我不喜欢那种直白式的简单表述方式,而更愿意用绘画本身的语言方式去表现。我很喜欢那种深厚、持久的充满内在张力的感觉,它能给人提供一种耐看的、留得住的东西,老房子本身在视觉上具有这样的感觉。并且同时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因素,为创作表现提供了很好的客观素材

        去哪儿寻找一个城市的遗迹

        记:四川的老建筑还在继续拆,作为一个专注此题材的画家,你心里一定有很多想法?

        曹:成都的老房子有一些被拆掉的真是令人感到十分可惜,像青石桥一带有几条街上就有十分精美的门廊,有木质雕粱,有砖砌石刻,很有特色,这些东西一旦毁掉后,就绝对不可能再生了,像这种被拆掉的十分有特色的老房子 和街道真是不少,有一些我曾经画过的街道和老房子现已荡然无存,令人十分伤感,成都的民居老建筑在样式上、用料上和结构上都是很有特点的,它构成了一种独特的有略带润泽的院落,它能在四季对人产生不同的心理上的触动,可能由于我是生长至此的原因对这些的感触特别深。

        记:时代需要发展,如何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找一个合理的契点,这是难题。

        曹:发展是时代的必然,这是不容置疑的,人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好、更舒适的环境。在发展的同时,怎样对待我们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味大刀阔斧的“拆”,还是很有远见的保留下那一点点珍贵的历史遗留?国外许多城市建设的时候也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在最近一期的《国家地理杂志》上,有专题介绍各国怎样对待本国的历史文化遗产态度,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做法看了令人感动,这些经验是应该好好的借鉴。

        记:我看过你百余幅关于老房子的油画,那些门框、木拄、青石……让我们看到一个时期的身影,而你曾经画过的建筑已经完全地消失,遗留下的,可能只是这些记忆了?

        曹:“现代化”、“与国际接轨”这些这个时代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词汇,伴随着城市现代化建设的高速推进,城市面貌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但这也带来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现在生活的城市,已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个有着极其丰富川西特色和深厚文化传统的城市,做为这文化传统一部分的“川西民居”也在逐渐的消失掉了,今天中国的大城市,在城市面貌和文化特色上已很难说各自还有自身鲜明的特色,“国际化”、“发展”并不等于说是造就一个统一的城市面貌。在发展的同时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特色更应得到尊重和保留。

        记:但成都市也在努力打造自己的文化之都,在新的城市行销活动中,推出了“东方伊甸园”的概念重新为成都进行城市定位,许多传统的旅游项目也都与“东方伊甸园”挂上了钩。

        曹:成都在历史上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传统包括民居建筑都逐渐消亡了,很难想象一座新的毫无特色的城市怎样器乐套上前面所说的“东方伊甸园”的美称。如果现在对此还无所作为的话,今后我们可能只有在老照片和画上去找寻这些先人们的遗迹了。

        我不是一个纯粹靠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

        记:在商业盛行的今天,人们的生活总想与“艺术”有所牵连,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品味”,而作为真正的“艺术”可能是一个“边缘”词汇,那么画家在这个时代所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曹: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公众的视野中,艺术既可能是“边缘”的,也可能是很“前卫”的。并且不可避免的要与之发生关系,艺术作品应该是从多角度、多方位的介入或反映生活。而不应该与之脱离关系。艺术家的群体是较为多样化的,其间有纯粹靠以此为生的职业家,这一部分应该数量不多,也有拿国家俸禄的“官方”身份的艺术工作者,还有很多干着与艺术或多或少关系的工作的“业余”艺术家,比如很多高校园高校艺术院系的教师等,我也属于此类别。

        记:四川美术曾在80年代领骚国内,大众更想知道四川艺术家现在的生活状况。

        曹:四川地处内陆,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应是边远之地,但近几十年以来,四川一直是我们国家的美术大省,从八十年代初的“伤痕美术”到稍后的“乡土风”,到八十年代后期的“现代潮的兴起,以及现在当代艺术领域里四川艺术家的活跃表现,到官方美术展览中四川艺术家仍具有的较强实力。都表明四川始终是中国艺术的一个重地。四川的艺术家由于各自的艺术成就、经历、年龄等个不相同,在生活状况上存在较大的差异,但总体上应该是不错的,毕竟我们都生活在“天府之国”嘛。

        记:在国外的展览和画廊的代理中,你的“老房子”买得相当不错,这是你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纯粹靠卖画能养活自己和家人吗?

        曹:我现在主要是职业是教师,上课是我的工作,但这个职业能自由支配的时间较多,所以平时能有大量的时间画画。目前我还没有想过要做一个纯粹靠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对我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具挑战性的尝试。

        记:在大众眼里,纯粹的“艺术”似乎距离人们十分遥远,特别是一些艺术形式上怪诞、揶揄之举,让观众感觉莫名其妙,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

        曹:现在各行各业都确是炒作之风盛行,这也是商品经济社会一部分人急功近利心态的表现,在艺术界也同样存在,出现了一些极端刺激、怪异的举动,比如有一些行为艺术甚至引发了文化部下文严令禁止。我觉得这在提倡艺术多元化的今天好象又是带有些必然性的。我个人对这些不感兴趣。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266(s)   63 queries

      memory 5.51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