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功三进辅仁 王世襄被拒史语所

        作者:张弘2017-09-17 08:57:19 来源:北京晚报

        《启功评传》  赵仁珪  北京出版社


        赵仁珪的《启功评传》和窦忠如的《奇人王世襄》都是有趣的书。两人一生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其成就早已为世人公认。然而,我最为关注的是他们初入学界的坎坷:启功因为没有学历,三入辅仁;王世襄虽然在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却被傅斯年拒绝接受到史语所。两人的经历说明,名人也有失意时,此番经历证明,两人后来的成功并非侥幸。


        启功1912年出生皇族,1岁时父亲因肺病去世。他上过私塾,不满10岁就能背诵四书,还能背诵《诗经》,阅读《尔雅》。从1927年起,启功先后结识了贾羲民、吴镜厅、戴姜福、溥心畬、溥雪斋、齐白石等先生,并向贾羲民、吴镜厅学画,向戴姜福学习古文,向溥心畬、齐白石学画。1931年,为了挣钱养家,启功从汇文中学辍学,只能靠临时教一些家馆维持生计,偶尔卖出一两幅画补贴家用。经过傅增湘先生介绍,启功认识了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然后才有了三进辅仁的经历。


        陈垣安排启功到辅仁附中教一年级国文。上岗前,陈垣特别仔细地叮嘱启功,怎样教好一般中学生。启功按照陈垣先生的嘱咐,努力上好每一节课。他的语言幽默,内容生动,深受学生欢迎,以致工程院院士谢学锦几十年后仍印象深刻,追忆自己在启功的熏陶下喜欢上了文学。不料才一年多,分管附中的辅仁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张怀辞退了启功,张怀认为,启功中学都没有毕业,怎能教中学?被辞退后,启功只得又教起了家馆。


        启功被辞退,陈垣先生不以为然。他自己也没有洋学历,深知文凭固然重要,但实际本领更重要。他深知启功在文章和绘画上的造诣。于是,又安排他到辅仁大学美术专修课(后来改为美术系)做助教。启功先是协助溥雪斋讲授书学概论和书学实习两门专业课,后来又教授中国绘画史、书画题跋等课。但是,辅仁大学美术系也归教育学院分管,启功做了一年多助教之后,再次被张怀解聘。


        陈垣知道之后,打算安排启功到校长办公室做秘书,先让柴德赓征求启功的意见。启功心里想去,但嘴上客气一番,柴德赓就回复陈垣,说启功不想去。1938年3月,为了生计,启功在伪华北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做了三个月助理员,每月工资30元。这年夏天,陈垣再次找到启功,问他有没有事做。启功说没有,陈垣先生就让他回辅仁大学教大一国文。对此,启功喜出望外,辞去伪职,第三次回到辅仁。为了上好课,启功经常去听陈垣先生的课,而陈垣也经常到启功的课上把场传授。除了学问,他从陈垣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教学经验和技巧。在陈垣的帮助下,启功写出了第一篇论文《〈急就篇〉传本考》,以及《董其昌书画代笔人考》。1942年,启功被聘为美术系讲师,1945年被聘为辅仁大学副教授。


        毫无疑问,陈垣可谓启功的人生导师。正因如此,启功对他感激终身。对于解聘自己的张怀,启功认为,正是他对自己的两次解聘,激发了他奋发向上的劲头。张怀死后,启功的挽联是:“玉成于我,出先生意料外;报君以德,在后死不言中”。


        与启功相比,王世襄先生的运气略输一筹。他从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以后,想进入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但未能如愿。幸运的是,梁思成帮助了他。


        王世襄1914年生于北京一官宦之家,母亲金章是著名画家。王世襄自幼顽皮淘气,不肯念书,经常惹祸,如上房、打狗、捅马蜂窝等等。由于哥哥10岁病故,母亲对剩下唯一的儿子不免放纵溺爱。王世襄很快沉迷于民俗游艺,10岁养鸽子,从正房跳到厢房挥杆驱赶;不仅花钱养蛐蛐,还结伴去郊外捕捉蛐蛐,喂养后与人斗蛐蛐,此外,他还练过武功,养过獾狗。他幼年对经史典籍不感兴趣,但喜欢诗词。受母亲的艺术熏陶,他对书画情有独钟。1934年,王世襄考入燕京大学。他喜欢放鹰捉兔,放狗逛獾。因为多门功课考试不及格,只好在第三年从医学系转到了国文系。


        1939年春,王世襄的母亲金章以55岁的年龄去世。极度悲痛的王世襄深感不能再违背双亲教诲,继续放任自己。当年秋天,他考入燕京大学研究院,摒弃一切玩好,发奋向学,潜心研究美术史。1941年,他完成了论文《中国画论研究》(先秦至宋代),获得文学硕士。之后,他继续撰写了元、明、清时期的部分。1943年夏, 70万字的《中国画论研究》全部完成。


        1943年11月,王世襄遵父命去陪都重庆求职谋生。起初,他想去傅斯年主持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梁思成带着他拜见了傅斯年。傅斯年问他,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王世襄回答说,燕京大学国文系本科及研究院。傅斯年说,燕京大学毕业的不配到史语所来。王世襄只得“赧然而退”。随后,梁思成邀请他到中国营造学社担任助理研究员。抗战胜利后,他参加了“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向日寇及德国商人追讨文物,并做出了重要贡献。


        启功和王世襄,早年求职都曾经挫折。细察此番经历,可谓别有滋味。启功没有文凭,尽管明知他是辅仁大学校长陈垣推荐任教,张怀仍两次解聘。自己推荐的人被下属两次解聘,校长陈垣不以职位施压,而是第三次将启功调入辅仁,并亲自悉心栽培。而启功在两番受辱之后发奋向学,最终成就斐然。王世襄虽被傅斯年拒绝,但他对傅斯年一直不失敬意。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559(s)   65 queries

      memory 7.37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