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花归来马蹄香——观农恒云书法

        作者:潘继坦 2020-01-21 11:01: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李明峦诗  农恒云

          广西书法家农恒云是我的乡邻,我俩同为壮族人,农恒云是大新人,与我的出生地天等县相隔仅40公里许。农恒云书法出道很早, 20多岁就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五、第六届书法篆刻展览,92’怀素书艺研讨会暨草行书作品展等重要展览,而立之年已成为广西最年轻的中国书协会员,后来又荣获广西首届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家和广西自治区政府颁发的最高文艺奖“铜鼓奖” 。

          农恒云在南宁求学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其时,全国文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一派欣欣向荣的盛景。南宁市青年书法家李雁获得国际书法比赛一等奖,沈鹏先生曾专门为其书法作品集作序,传为美谈,促进了广西书法教育的繁荣。南宁书法夜校一度成为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书法课堂。在那里,农恒云认识了陈政、朱敬华、钟锦荣等广西书坛名家,并且得到他们的悉心指导,受益匪浅。陈政是一生钻研“二爨”的书法大家,钟锦荣则于《书谱》别有受益,人称“草书先生” 。这“二爨”与《书谱》相师、相资为用,深厚、俊逸兼而得之。农恒云深知“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他徜徉在古拙和流丽的意蕴里,通过自己的勤学苦练和悟性,将早期的审美追求化育成一幅幅翰墨淋漓的书法佳作,在当时国内多个重要的书法展览中频频亮相,特别是其草书作品,常常引人驻足品评。

          一般人写草书,容易流于浮滑、尖刻,喜于缠绕,貌似笔飞墨舞实则毫无生气。汉隶的用笔因迟涩凝重,故笔笔能留得住,可以避免草率、轻滑、含糊的毛病,可是这种书体笔画中间的实感和涩行之妙却容易被忽视。农恒云的书法具有浓郁的文人气息,却没有丝毫纤弱浮怯的毛病,这与他善于化碑入帖的笔法相关。农恒云深谙清初书法名家包世臣所倡导的用笔的“中实”之道,钟情于《散氏盘》 《钟鼎文》 《张迁碑》 《开通褒斜道》 《石门颂》等篆隶书经典。清人笪重光语:“人知直画之力劲,而不知游丝之力更坚利多锋。 ”游丝最见功力,亦最见才情,将心灵律动赤裸裸流泻在纸上,其要妙之处就在于笔实。农恒云成功地把汉隶笔法的精妙之处融入到草书创作之中,用古人作书的疾涩之道巧妙地化用为“涩”与“留”的和谐统一,使其草书避免了纤弱浮怯的流弊。

          我们从农恒云不同书体的几幅作品中,可以一叶知秋地品读到他书法的妙处。早期代表作《龙门石梁联》隐透着农恒云深厚的篆隶笔法基础,其直接取法汉碑《石门颂》 ,结字开合严谨,用笔方圆结合,线条凝重干练又不乏艺术的灵动追求,作品格调显得貌丰骨劲。 《李少鹤诗》 《李明峦诗》 《东浦荷香》则是农恒云近年为其“翰墨时音”书法个展创作的几幅作品。大草作品《李少鹤诗》直取盛唐草书气象,特别是《张旭古诗四帖》之韵,笔法大开大合、大收大放,结字变化丰富,墨法酣畅淋漓,枯湿浓淡尽显其致,形成气势奔放跌宕的艺术效果,同时表现出他具有深厚的笔墨技巧和强烈个性表现的创作意识,符合当代书法语言的审美理想。扇面《李明峦诗》可谓韵法皆俱,此作品以行为主,参以正、草笔法,求其变化,在行笔中又讲究上下呼应、左右揖让,显得字字圆秀,魏晋格调、韵味自然流露,可以看出作者在“二王”传统笔法中浸染时日已久。行楷作品《东浦荷香》则峰回路转,一反农恒云多以行草示人之常态,一看便知在颜体的基调上,藏锋用笔,结字平直宽博,严谨持重又不失灵动之气韵,作品虽字字独立但笔墨语言仍很丰富,大小穿插,前后照应,以篆隶笔意入行楷。农恒云在书写过程中始终秉承着不激不厉的风规,对经典笔法心怀敬畏,一位真正的书家的笔力、心力、学力等综合素养毕现纸上。

          2018年暮秋,农恒云带着他学书40余年的成果,曾北上山东高密、青州举办“翰墨时音”个人书法展览。300年前,高密诗派著名诗人李宪乔不远万里出仕广西崇左、柳州、桂林等地,以诗会友,以诗传道,对两地的文化交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农恒云的书法展览续写了南北两地文化交流的新篇章。中国书协理事、山东书协常务副主席孟鸿声赞叹:“当年王羲之南渡,书风大变,而今农恒云的北上,则给红高粱的土地吹来一股南来的壮民族文化的清新隽永之风。农恒云的作品散发出一种内在的脱俗气质与高雅韵味,点画干净,起讫分明,锋芒内藏,墨色温润,富于书卷气。 ”著名文化学者罗杨为农恒云个展亲书题记为“翰墨时音” ,他从农恒云的书法作品中读到了“富有诗意的情怀” ,言其不在人事物的圈子里徘徊,眼睛盯的不是名利的世界,而是在天、地、人的艺术大境界里遨游。

          纵观农恒云的这些书法作品,有三大特点。其一是根植传统,受广西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生活环境的影响,受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熏陶,形成了自己的清秀儒雅书风,与山东齐鲁地域书风有着明显的差异,故能引起当代书坛的关注。其二是包容性很强,他的书法呈现出守正与创新的和谐统一,碑帖结合,线条具有独特的质感,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其三是作品的书写内容非常精彩,跟我以往印象中他的书法面貌大相径庭,作品的文化内涵更加丰富,书写的内容大多出自高密诗派诗人咏山东和广西两地的诗文,也有他的家乡大新县土司流官的诗文。书家与书作、内容到形式有机结合,从而相得益彰。

          改革开放以来,广西书坛从“广西现象”的出现,到“八桂书风”的形成,正在慢慢改变着广西书法在国内处于相对劣势的局面。一个地区历史文化的形成和发展绝不是孤立、封闭的,它必须与周边及外来文化不断地接触、融合,必须有一种宏阔的包容与开放的情怀,碰撞和吸纳外来的精英文化,才能不断发展壮大。所以我们应该勇敢地走出去,通过办展、交流、研讨等途径,突破独守一隅的自守状态。借鉴传统文化的不同地域风格、流派,并加以陶冶,对于探讨广西地域性的书法艺术,探索不同于其他地域的书法风格,进一步提升“八桂书风”的文化价值具有积极的时代意义。从这个角度看,农恒云勇于走出广西举办个展意义深远,值得大家借鉴。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3.290(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