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彩中展现意象之美

        作者:黄雪莹2023-01-08 08:43:5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山谷秋色(油画) 150×150厘米 2022年 刘向东

        无论是对都市中小人物的生存状态,还是对静物风景等自然的关切,在刘向东的水彩画中早已蔚为大观。而刘向东新作“新自然主义”系列,则是他近年生活体验里更深的思索,是一种绘画新形式的语言探索,也是其艺术观念在当今社会发展中的视觉表达。

        艺术家刘向东近年作品摒弃了对立体造型的塑造,继而转向色块的平涂,直接地表现出色彩的绝对值。“新自然主义”在刘向东的笔下,是走向观念化的物象的转化,虚薄感与平面性兼具,既具有东方性又承载着里希特般失焦绘画的当代性。

        在多幅意象处理的油画牡丹花以及多种自然植物画面里,艺术家消解了画面主体与背景的空间透视,形成了独特的块面构成,有抽象性但又有相似的自然形态,形成了主客体的融化、物象与平面的融合。由“画”至“化”,刘向东已经站上了新的高度。新鲜敏感的色彩、富于象征和装饰性的风格画面,具有一种高贵的稚拙感。

        西方油画中几乎没有对牡丹的描绘,而牡丹之于中国人则有着深厚的情结。形态饱满的牡丹,花语为吉祥、富贵、高洁而圆满。这种传统艺术形式与当代趣味相融合,推动了更多题材和内容的生动呈现。刘向东将他关于“新自然”主义的思考和实践,也运用到水彩媒介的创作中。如果将中国传统美学里重要的物象以西方的材料圆融合一,那将是一种始于自然的交融。他以自由而理性的表达,将中国传统的美好祝愿融入当代艺术创作,挖掘主体中的思想资源,开创性的艺术实践,更好地顺应了当代视觉审美的需要。

        刘向东之前以人物画著称,而近年作品却多以植物为主。一如其笔名“棣心”。“棣”,既是一种常绿落叶灌木,作为副词时同时具有“通达”之意——“乾之九三,万物棣通。”或许这些小题材的创作,正是中国先贤思想“心物一体”的生动写照,也是艺术家此时心境的自然显现。从过去画的“小人物”到近年的“小植物”“小景观”,主题虽不恢宏,但它可以超脱技术层面的羁绊,折射出超越具象的情感意味,获得“万物皆备于我”的“浩然之气”。

        内容的含量丰富与否是画家胸怀、修养的综合体现。有了这个前提,画面便能形成大空间,发挥四两拨千斤之奇效。艺术家用探索和创新开拓出新路,带有一种自然的诗意和东方气质,造型严谨、层次分明,富有韵律和鲜亮色彩,带有中国文人的趣味性。

        这些以自然为底色的“新自然主义”系列创作,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对物象进行提炼与驾驭。刘向东认为艺术,尤其是绘画,始终是人类面对自然不断获取“镜像”与精神投射的产物,具有强烈的主体灵性和自然融洽的意义。由此得出,绘画艺术是人类的一种原始自然的禀赋,是自然情感表达及性灵拓展的方式,伴随人类文明的演进。

        生物科技、虚拟现实……不得不承认,未来我们所面对的或许是一个基于虚拟技术的现实:它是自然,也是人工的产物。人类、环境与其他物种在各种媒体科技急速发展下已然模糊的界线,甚至混杂成一种“后人类”的想象,缔造出第二自然的新气象。

        传统绘画是“再现客观”“表现主观”,“新自然主义”是呈现本真,呈现“第二自然”,是“情景融合”,是对富有精神性内涵的“境界说”等内容进行熔铸和提炼,是对人类文明演进的观照。

        刘向东的“新自然主义”是对当今时代进步的正视与反观,是对心灵的视觉解读。他的探索开阔了经典物象在当今语境下的新视野,赋予了叙事形式以当代意义。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36(s)   65 queries by cache
      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