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梵志:拒谈金钱只说艺术 十年间“面具”涨650倍

      分享到:
      2013-06-21 14:30:56

        人物简介

          曾梵志,1964年生于武汉,1991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当代最有价值的艺术家之一。2008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会,他的一幅画《面具系列No.6》以7536万港币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2009年,世界知名艺术网站Artprice公布了当代艺术家拍卖价格500强名单,曾梵志位列世界第六,中国第一。

          精神的短发,干净的双鬓,简单的白衫配深色有质感的西装。昨日,著名画家曾梵志回母校捐助设立的“昙华林之路奖学金”,一入会场,就抓住了众多学子的目光,难怪有人称他为“时尚艺术家”。

          如果用金钱衡量一名画家的作品价值,曾梵志无疑是当代中国最有价值的画家之一。不过,曾梵志自己说,“别,别谈钱,我不想这一串串的数字给别人太大的压力,画家应该有更高的理想与追求。”面对记者的采访,他时而普通话,时而蹦出武汉方言,这时时提醒你,他来自武汉,“一座有味道的城市”。

          骨子里有股武汉人的“狠”劲

          1964年,曾梵志生于武汉。从小,他就是名漂亮、敏感的男生。画画是他的爱好,妈妈的一句“你画得真像”给他无穷的信心。他爱做白日梦,上课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成绩可想而知,因此,曾妈妈最害怕的是开家长会。

          1987年,经历了5次高考后,曾梵志终于考上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当时,油画系每4年才招一次学生,而且招收的学生人数很少,考入这个系的学生都不错。”昔日恩师、湖美教授曹丹回忆道。那时,曹丹教的是色彩构成课,时间不长,只有四周。

          那时,曹丹还是一名年轻的单身教师。有一天上完课,曾梵志带着一群同学敲开他的宿舍门:“曹老师,听说你这有麻将,呵呵,能不能让我们玩玩。”此后,这群学生喜欢课余在这间宿舍消磨,打麻将、看港片、聊天。曹丹宿舍墙壁上贴满画作,别人都在埋头打麻将,曾梵志却时不时向老师问问画作。

          一个月后,曹丹让学生们交毕业作品。有人用三轮车推着8幅油画过来了,那人就是曾梵志,曹丹十分惊讶。“我只要求学生交4幅作品,他一下交了双倍,每幅都是120cm×80cm,画得很不错,我当场打了92分,很高的分。别看他平时也玩玩乐乐,私下一定花了不少功夫。”“从那时起,我就看到了曾梵志有股武汉人的‘狠’劲。”曹丹说,这个“狠”字,外地人不大明白,它表达的是一种坚韧、有心。毕业时,他给这名学生留言:“如果我没看错,你就是未来和希望。”

        读书时就是最富有的学生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学生每月生活费在50-150元之间。父母给了曾梵志每月100元,可这对于他,远远不够。喜欢创新的他总是尝试不同的绘画材料,材料费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

          于是,和现在的许多学生一样,一到假期,曾梵志就出去做兼职,拉广告、做小设计,还到汉正街倒卖服装,一个假期可赚500多元。“这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所以,我在同学中是最富有的。”

          回到学校,曾梵志将这些钱都用在绘画上,他买30元/米的亚麻布,一买就是10米,在上面作画。这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那时许多人还舍不得穿亚麻的衣服,即便是学油画的同学也不理解。

          但是现在看来,曾梵志认为很值,不同材料上的画作,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那些在亚麻布等好材料上的绘画作品,保存至今仍完好。

          “北漂”旧作拍出7000多万

          谈起曾梵志,绕不过他“北漂”时代的旧作――《面具系列No.6》。

          《面具》系列是曾梵志在1994-1997年间的作品。彼时,从武汉来到完全陌生的北京,作为一名北漂,内心的惶恐、孤独,人与人之间漠然的距离感,使得他戴着面具与人交往。曾梵志回忆,当年,许多艺术青年在北京没户口没组织,就是一群盲流,租房都是黑市交易。他说,自己不怕没钱过生活,但怕警察来查户口,“他们到家里翻看抽屉,你得小心解释这是削铅笔的刀。我无意中画了幅戴面具的画,这就是我内心真实的表达。”

          1998年,曾梵志开始在四合苑、中央美院画廊举办个展。在其中的一个展览上,一名来自美国的商人看到了曾梵志的作品《面具系列No.6》,一群戴着红领巾并且戴着面具的成年人并排站在一起,深深触动了他。最后,此人以1.5万美元买走了这幅画。

          10年之后,这名卖家浮出水面。随后,香港佳士得的拍卖夜场上出现了让所有业内人士惊叹的一幕。曾梵志的这张作品以7536万港币(约合970万美元)的价格,被另一名藏家竞得,创下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

          十年间,这张作品的身价飙升了将近650倍。

          家中到处悬挂女儿的作品

          46岁的曾梵志有个8岁的女儿。许多家长急功近利地让孩子学习艺术,作为艺术家的曾梵志,做得最多的却是保护孩子单纯的兴趣。

          小女孩在5岁时喜欢上了绘画。“这幅作品画得不错,把它做成地毯,可以天天欣赏”“真漂亮,我们把它做成铜版画挂起来吧”……在曾梵志的家中,处处可见女儿充满想象力的作品。曾梵志说,这除了告诉孩子,用不同的材料画画,作品可呈现不同的形式外,还用这种方式鼓励她,保护她弥足珍贵的绘画兴趣。“用我们武汉话说,就是莫让伢‘学伤了’,当孩子对某一事物有浓厚兴趣时,家长一定要呵护并引导。”如今,小丫头的创作热情很高,思维异常活跃。有朋友到曾家看到一幅幅充满童真的作品时,希望购买。曾梵志说:“这可是无价之宝,仅供观赏。”


         

      Processed in 0.071(s)   11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