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飞云:此生酷爱画老婆

        作者:核实中..2010-07-06 17:22:14 来源:网络

          为模特创作的,对于杨飞云以妻子做模特,有一种人说杨飞云靠画老婆出名,另一种说法则是佟为中国油画作出了贡献。先不论这些说法怎样,从中至少看到了佟与杨飞云绘画的紧密关系。画家丈夫,模特妻子,他们在一起完成了许许多多优秀的绘画作品,他们在一起也招来了许许多多说法。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了一起?为什么杨飞云一直认为妻子是最好的模特?作为画家的妻子,佟又是怎样完成妻子和模特两个角色?佟现在也开始画画并参加画展,他们又成了一对画家夫妻,那么会有什么变化吗?

          在采访杨飞云和佟时,佟给人一种开朗的感觉,她能由衷地笑着说“让我当模特就是他喜欢我吧”,同时她还有一个女性非常感性的视角。而杨飞云是严谨地认真地叙述每一段内容。采访是分别进行的,但是他们的回答恰好形成了互补。

          女:12岁时杨飞云第一次画我

          男:那时我发现了她的灵动

          佟:“12岁那年我第一次给杨飞云当模特,之前我还不认识杨飞云,因为我学画画,妈妈就通过关系给我找一个老师,就是杨飞云。他那时在呼和浩特铁路局的文化宫当宣传干事,虽然不是专业画家,但是在那一带已经画得很好了。其实那时候很多学生都互相当模特,他画我可能就是说看我有画意。第一次当模特很紧张,我记得他当时说‘我画你一张吧’,就画了。至于为什么说我有画意他比我说得清楚。”

          杨:“1976年,她12岁,我在文化宫当宣传干事,也教画画,她是铁路职工子弟,第一次是我们主任和她妈妈带她来学画画的。第二次她拿着画来给我看,当时我在她身上发现一种很灵动的东西,这好像很能打动我,我喜欢的女孩就是在画面中能表达出一种很秀丽、凝重、东方女孩的感觉,还是那种聪慧灵动。她来了以后,就坐在床边上,我一看就‘哎呀,太好了,你别动,我给你画一张吧。’她就背着书包,一动不动让我画,结果过后一想,我一直也没让她休息,挺累的。那时候还很单纯,就是画一画。”

          女:做模特因为我符合他内心的要求

          男:她对作品有时比我还投入

          佟:为什么一直让我做他的模特,直白地说就是他喜欢我吧,喜欢就觉得看着好看吧。我觉得他这个人有时候很内向,总感觉人熟了就能踏踏实实地画。有一位评论家说,杨飞云不是才华横溢的画家,他需要认真地熟悉和琢磨的过程,对于熟悉的人他可以静静地画。有时候别人给他介绍模特,我也觉得很漂亮,但是他就不觉得漂亮。可能是我的某些地方符合他内心的一种要求。另外我给他做模特还有一点就是默契,我和他配合得比较好,我能领会他想要表达什么东西。画的过程中也会聊聊天,但是在关键的时候最较劲的时候他不会说话的,我知道在什么时候他最较劲,我也知道他想要我怎么样。这可能是别人做不到的。做模特是挺累的,几个小时也不能动,不过我不觉得,我觉得那个过程挺好玩,我老想看他到底画出什么样来,有时候我还给他指手画脚。现在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因为有孩子了,有很多事情了。

          杨:她给我做模特真的有10年了,在这一点上我这个人挺自私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有很好的默契。她当模特时,有时对作品比我还投入,比如哪块颜色用得不好,哪些地方她觉得画得不好,她都做评价,所以实际上她参与了艺术的创造。说到配合,这可能也是非常奇怪的一点,比如我画到她的脸,画到非常较劲的时候,她似乎能感觉到,就配合得非常好,一动不动,其他模特做不到这一点。她能感觉到你画到了那个地方,她能一两个小时地配合着你,画到放松时,她也很放松,聊聊天。说到什么样的模特才能做到这一点,对我来说我想一是亲近的人,另一点是她是对艺术对绘画热爱的人。这两点她都具备了。很重要的一点是她能放松。

          女:画得最长的一张画是《唤起记忆的歌》

          男:《唤起记忆的歌》里有情节

          佟:我做模特杨飞云画得最长时间的一幅画是《唤起记忆的歌》,我记得当时画得不太顺,画了两个月,断断续续的。后来画完正好赶上第七届全国美展,就把这张画送去了,因为画得时间很长了,没有什么新鲜感,也没觉得这张画会怎么样,结果还得了银奖。

          杨:她做模特画得时间最长的画有两张,有一张是因为画到中途我去沈阳学习去了,一停就是40多天,回来后继续画,因为学的是材料,回来后有了很多新的感觉,画得就很好,这就是参加《人体大展》时做画册封面的那一张。还有一张是《唤起记忆的歌》,1989年画的,其实成画的构思很快,那天我在画室里画画,她坐在一旁一边看书,一边唱着一些老歌,也说不上唱,就是哼着,那是个周末很安静,没什么人,那个场景一下就勾起了很多回忆,正好在她身后有一盆植物,老叶已经掉下来了,掉在椅子上,旧式的椅子,旁边还有一杯水。当时就是正好她在唱歌,下午的阳光照进来,照在她的身上,总的感觉就是有点文学性的、情节性的东西,于是开始画这张画了。

          女:我们家的中心只有一个画画

          男:她的要求很低所以我们的生活很简单

          佟:在家里生活和工作重点都只有画,我们家只有一件事,就是画画。以前没有孩子时我们的生活就特别简单,他画画,我做模特,或是看书,现在有孩子了,事情就多了,基本上不能做模特了,但是我们的生活依然简单,平时他在画室画画,我就在家管孩子,每天送孩子上学后,我就画画。画画就像一种情结,好多人以前画过画就像留下了种子,一旦有条件就会发芽,那时候我在学院里看人画画,我手就痒痒,以前在国际艺苑参加过一个4人画展。很多人觉得我们家太简单了,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我总觉得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所以也有人说我们只画画不享受。可能和我们小时候的生活有关吧,杨飞云家在郊区,从小受的教育使他节俭惯了,我也是这样,能坐公共汽车就不打车,但是有时候要节省时间就打车了,这可能就是习惯。

          杨:我们家里确实很简单,画画基本就是全部,这可能和她要求很少有关系,如果一个家里夫人要求很多那么肯定就不一样。我们现在这种状态挺好的,我也总是感觉很忙,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女:女画家的称呼很好

          男:她的画中许多可贵的东西我都没有

          佟:以前参加过一次画展后,很多人鼓励我画,可能因为画画的路子不同,我不是学院出来的,所以觉得新鲜吧。我的个性很强,我画的都是大结构,画大关系,大感觉,画得很重,我一开始就喜欢塞尚的那种立体主义的风格。不过我的画不乱,这可能跟我学理工科有关系,画画都找本质的东西、规律性的东西。我画得很慢,想好了就画那么几笔。我总觉得现在展览太多了,好东西并不多,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出头,觉得不太成熟。陈丹青还想和我换张画,我知道这是一种极高的评价,不过我还是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

          有一段时间我们一起到了美国,可是我一直不喜欢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起回来了。现在大家都觉得回来特别好。从美国回来后我就不上班了,但是总感觉要做点事,画画就觉得特别充实,每天都有挑战和兴奋。如果说我画画和杨飞云的影响有什么关系,我觉得首先是因为杨飞云使我始终没有离开这个圈子。其次是我总和他出国,就总能有机会在国外看到大师的作品,知道最好的东西是什么,就总有个目标在眼前。他不让我学他的画,因为我们性格太不同了。

          杨:在她的画中有一种可贵的东西是我没有的,她画画是没有任何目的性的,我却不同,先是受科班训练,总有个框框,之后画画可能要参展,可能总把以前学的东西考虑很多,技法、构图什么的放不下,她画画从来不考虑这些,全凭悟性,大块的色彩就铺上画面了。但是她画画不仅有激情的东西,她还很理性,她是学理工科的,她的画风就是那种很有构架的。我几乎每次出国她都和我一块儿去,一块儿看画,一块儿聊,受到熏陶。(高文宁)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599(s)   63 queries

      memory 7.24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