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鸢:油画世界里的审美跨越

        作者:李百灵2021-01-31 08:21:45 来源:中国文化报

          (1/3)

          (2/3)绰约新妆玉有辉 任鸢

          (3/3)陈兰溪(油画) 90厘米×90厘米 2019年 任鸢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任鸢的油画不再以焦点透视的风景出现,而是以江河、流泉、丛林、山峦、茅舍为其画面组成的基本元素,由此构成一种想象中的文人闲居生活状态。雅韵生晖,或可看作任鸢的绘画追求,也是她将油彩进行审美转换的文化跨越。” 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如此评价任鸢的画。日前,“雅韵生晖——任鸢油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启幕,共展出任鸢油画近作30余幅,包括风景系列“云水山居”和人物系列“吾国之子”,及其以“天下福禄”命名的彩绘葫芦系列作品。

        青年油画家任鸢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后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艺术和哲学的双重滋养,使得她的绘画创作有着更为高远开阔的学术视野和融汇中西的探索路向。她将西方油画的技巧和中国画的美学观念和笔墨意识相结合,以简洁清雅的笔调,表现中国文化的精神气质和东方神韵。无论是人物肖像还是油画风景,洋溢其中的都是她的诗意情怀。

        自2009年开始,任鸢便开始思考、尝试如何能够以西方绘画见长的“应物象形”和东方绘画追求的“气韵生动”为根本原则,创作取优避短、中西合璧的绘画作品。在此次展览中,人物画系列“吾国之子”引人注目:红色背景墙上悬挂的一幅幅人物画作品仿佛具有一种记忆的感光性,似一帧帧珍藏许久的影集。该系列作品不是人们所熟悉的明暗凹凸的油画肖像,而是种弱化影调刻画,让人物从形的被描绘中自然跳跃于画布的神态捕捉。与那种浓重的油彩肖像不同,这些画作追求中国水墨画的韵味——水墨似的清淡,肤色、服饰等都淡到极轻,而凸显了眉眼、头发及某些深色服饰。“在学院里,人物的塑造,解剖、透视、比例、空间及色彩的色调、对比……无不成为审视一张画面的无形标尺,为艺术评论和观众欣赏提供了可以衡量分析的参照物。而中国传统绘画中,‘似’与‘不似’之间的境界,到底是怎样的?又是怎样表达呢?线条勾勒、泼墨造型……那些几近抽象的写实更加引人入胜、耐人寻味。”任鸢对于人物画创作的思考横跨中外,穿越古今。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她为创作确定了方向——画认识的人,也就成就了真实的故事与真实的画。

        谈到人物画创作时,她的印象依然深刻。“磊大姐在我家中聚会,她把刚刚录制下来唱歌的视频给朋友看。她的两只手都拿着手机,可能也是这个时代特有的景象吧。张立行先生是台湾人,当他得到赠送给他的绣有‘中国海军’的帽子时,高兴地行了一个军礼。身穿鲜明黄色外衣的长发女士是主持人李丹,她正在人民大会堂进行采访,手里拿着有‘新华社’字样的麦克风。穿着胸前有国旗标志的衣服,戴着棒球帽的孙立生教练,是马术比赛的国家领队,他正站在赛场上,表情严肃地观察着竞赛中的运动员……”任鸢介绍,就这样,“吾国之子”的作品一张张地诞生了。当他们的形象成为一幅幅作品,这些作品形成了一个系列,他们看起来已经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也是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一面真实写照。 

        “云水山居”系列,则是任鸢用西洋油画的材料和技法,化育出国画山水气象的成功实践,被许多评论家称赞。李枚评价任鸢的作品不但再现传统国风精神,同时蕴含着当代意味。何博超认为这些作品背后蕴含着非常严谨的内在美学规律,在题序中写道:“‘云水山居’像一个标志点、一条分割线,此前风景绘画有东方的水墨、有西方的油画,此后则有了风景绘画,无问东西。”

        为了实现将传统的山水绘画方式向油画的绘画语言转换,任鸢可谓煞费苦心。得益于在美院期间对西方古典绘画学习的感悟,任鸢用最瘦的油,将油彩尽量薄地铺于底层。而后,她借用油画画笔的硬度去刻画出具有朴拙和力度的造型。一段时间后,她又将油画笔刷粗硬的不利因素,向对画面需要的有利方向的转化,形成大斧劈皴式的山石效果。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任鸢感受到一种对于“油画”的全新体验。“你会摸到‘油彩’不曾被古典绘画发觉的一些脾气,并发挥它这些特有脾气秉性的特点,将可以无限厚重的油彩,依据你所想的,展现出它飘逸神美的一面。”任鸢说。

        任鸢对油画的探索从不曾停止,她还试图将油画画到葫芦、绢本扇面上,由此形成了她的几个经典系列作品“亦画亦道”“红金茶侍”“华夏和风”“天下福禄”等等。她以传统文人画“意在象外”的美学追求,汲取西方现代艺术之长,形成了其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强烈的个人风格。“可以说,任鸢的绘画,是中国古典艺术的现代延续,体现了现代人对于传统文化的重构性态度。”评论家姜永平说,“任鸢的画不仅是为了纯粹的赏心悦目,更是为了艺术形象从属和服务于她的内心和文化。中国传统的诗意气、文人气、哲学思想,从她笔下寻常的物象中投射出来,娓娓道来,引人深思。”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654(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3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