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评选名家名作:著名画家骆根兴

        作者:admin2021-08-27 20:00:53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骆根兴,1955年生,河北省深县人。198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2004年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材料工作室进修。中国美术家协会六、七、八届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首届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四届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文旅部重大题材美术创作艺术指导特聘专家。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油画评委。解放军美术作品展览评委。解放军艺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被授予中宣部颁发的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艺术展览,曾获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金奖、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中国油画艺术奖、中国版画家协会1979--1999鲁迅版画奖、解放军首届文艺大奖、解放军文艺奖等多种奖项。参加全国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美术创作工程等创作。原解放军总装备部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大敌当前》油画 181×405cm 1999年

        骆根兴:以线写心、以意超越

        文/桑干

        艺术承载文化,创作皈依灵魂,从视觉审美到心灵共鸣,从“入心”到产生丰富的联想,艺术作品既要实现作者的自我内心关照,又要给观者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如果一个艺术家通过某种外在的形式,在技与道、意与心之间,进行深入而可行地探索,并形成独有的特质,必定会光芒闪耀,缤纷璀璨。在各具形态的当代审美意识中,骆根兴以线表达写意性的探索路径和创作形式就具有很强的借鉴性。


        《决战淮海》油画 250×500cm 2009年

        可能受成长环境的影响,可能血脉中天生流淌的艺术基因,也可能兼而有之,骆根兴青少年时期就喜欢传统文化,尤其喜欢绘画,甚至有些痴迷。在传统文化的洗濯中,骆根兴吮吸着纯正的艺术奶汁,憧憬着无限美好,携笔从戎,成为一名军旅画家。在部队中,百炼成钢地锻造,锲而不舍地锤炼,铸就了独特的个人气质。为了更加全面地掌握绘画技巧,为了拓宽艺术范围,骆根兴考取了天津美术学院,形、光、色、线等新时代艺术元素,他进行了严格地学习训练,中国绘画的表现题材、表现手法、画风画理,他进行了系统地梳理研究,摸爬滚打中,写生、造型、写实,写意,他均有着游刃有余地驾驭能力,同时,学院派的教学理念使他有着国际的艺术视野,有着各流派发展延续和更迭湮灭的思考。毕业之后,骆根兴重新回到部队,从事各种艺术形式的尝试。


        《西部年代》油画 195×250cm 2001年

        任何显著的成绩都是汗水与智慧的结晶,骆根兴也不例外,几十年来,他以坚忍不拔的毅力铸就成独特的艺术语言,以慷慨激越的情怀凝聚成种类众多的艺术形式,这可以从他的作品中,一斑窥豹。从早期的中国画《我的家乡》、《我们的卫星在天上》到水粉《喜迎卫星天外归》、连环画《董卫疆》,从版画《星光灿烂》、《当代人》、《静默的世界》再到油画《大敌当前》、《攻克锦州》、《西部年代》等等作品,每一次转型亮相,无不以独特的视觉,让大众耳目一新,收获诸多殊荣,每一幅作品都融汇着古今之变而变、融汇着时代之变而变的精神,他那澎湃的视觉张力,一次次冲击着大众的眼球,他那特殊的前瞻性,一次次拨动观者的审美情绪,给观众留下无尽的期待。


        《西部记忆》油画 195×250cm 2004年

        魅力在探索中发现,高峰在另辟蹊径中跨越,苏天赐、何孔德、靳尙谊、钟涵等等老一代艺术家无不在自己的领域中,把最独特的一面发挥到极致而迎来大众的赞誉,艺术家面对众多前辈的成功典范,如果追随西方绘画的步伐,如果沿着近现代中国名家的脚印,若想实现超越,几乎,没有任何希望,那么,如何才能在千仞壁立的高峰中探寻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径,并恪守着自己的路径达到顶峰,则是,每一个“不甘心”的艺术家终极一生的追求。骆根兴扎根诗赋词章,在传统文化中汲取滋养,从中国画、版画、水彩着手,各有深入、均有突破,然后,他从这些明显带有中国特质的艺术元素中,吸收借鉴,融会贯通,最后,落脚在油画上。


        《钱学森在美国之三》油画 190×140cm 2012年

        在骆根兴的油画中,不管是随心即兴的小品,还是鸿篇巨制的主题性创作,总能看到他匠心独运地以新时代艺术技法表现东方的哲学精神,也总能看到他成功地传递了东方审美的气质,比如在《存在·北川》、《大敌当前》、《决战淮海》、《西部年代》等等很多油画创作中,笔触处处体现着中国画特有的线条张力,灵动的变化、力度的拿捏,无不恰到好处,疏与密的关系、虚与实的交替、空间与布局的结合,无不顺理成章,轻轻松松,笔触的变化伴随情绪的涌动,在轻重缓急之间,完美结合,充满节奏和韵律,一种酣畅痛快而又清澈见底的爽朗,洋溢着生动的气韵和中西交融的洒脱,传递着写意的精神。


        《无边疆界》油画 100×300cm 2008年

        在色彩方面,骆根兴则表达着具有中国画特质的“意境渲染”,色差对比、色温变化、冷暖关系、色调搭配……,丰富多样而和谐统一,大胆活泼又不失端庄典雅,颜色在相互渗透、相互积压中,暗部沉着,亮部厚重而富有体量感,激烈而充满力度,洋溢着具象与意象神遇迹化的胶着,充满东方审美哲学与西方艺术理念的辩证。典型的人物形象因势利导地置入画面之中,烘托所要表达的主题,凸显出某一特定时刻或特定人物的重要意义。尽管手法主要运用了形、光、色、线的艺术元素,但是,富有运动感的画面却孕育着“小写意”的含蓄、隽永,甚至蕴藏着“大写意”的激越、磅礴。


        《历史的星空——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们》油画 220×800cm 2012年

        哪怕是惨烈的战争场景,画面的空间布局和氛围营造也极具中国绘画的艺术性,真挚的感情融进精准地笔触,塑造神形兼备的人物形象,图说特定人物的内在精神,意境、意象辉映的人物环境营造强烈醒目的气氛,把瞬间的人物与环境融成精妙,凝固成一种永恒的记忆。毫无疑问,带有鲜明的东方审美精神是骆根兴油画创作的核心和价值取向,然而,更为重要的是,他以中国画的线诠释写心的内核,以油画的形式彰显东方审美的写意性,同时,在以线写意、以线达心的审美追求中,恪守主流正脉,捕捉游离的艺术胎息,培植根系,繁荣叶脉,并以此作为延伸和拓展的方向,则凸显出他“有别于前人,有别于今人”的高明之处。


        《存在.北川》油画 135×260cm 2008年

        骆根兴以写意性表达写心的艺术源于“线”的表现力,在一次次油画的探索实践中,他蓦然发现中国画“以线造型”的意趣,然后,结合自己独到的艺术才情,结合深厚的造型功力,在“广大”与“精微”之间,在油画与中国画的审美之间,在油画创作元素与中国画的技法之间,来回穿梭,进行反复实践,在渐进、渐悟、渐变中,演绎了“线”与意、“线”与心的精彩,实现中国画的“线”与油画元素的交相辉映,虽说,骆根兴是众多探索“中西结合”的一员,但是,他把中国画的线深度融入油画之中,实现一种崭新的探索形式,却走的很远,走的卓有成效。


        《似水流年》油画 157×208cm 2010年

        比如在《东方》、《历史的星空》、《春风乍起》、《光荣岁月》等作品中,“神”一定是骆根兴创作的灵魂,并以此为最高纲领,提炼出神形兼备的人物形象,试想,如果没有高度提纯的人物形象,“神”必然会黯然失色,然而,在塑造人物形象的过程中,“以线造型”则发挥着独特的作用,这是他的独创。比如,他利用线的长短、强弱、急徐、形质等属性,使“线”与光影、色彩、造型等艺术元素,水乳交融,塑造客观事物的筋骨,他依托线的刚柔、劲健、飘逸、顿挫等形式美感,把线的跌宕与主观情感互为交织,产生共鸣,心境随着线的变化而奔放,心象随着线的疏密而涌动,抒发创作情感,表达内心的情绪,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正是依托于“以线造型”传递神态,正是凭借着“线”的灵变调解画面的节奏,才表现出以线造型、以形写神,以神达意的艺术形式,从而演绎出“形全而神微,神聚而魂足”的艺术效果。


        《两位海军陆战队队员》油画 130×150cm 2013年

        但凡说到历史题材、战争题材、军事题材的艺术创作,尤其是油画作品,很多观众都会想到了“画照片”,然而,骆根兴的历史题材、战争题材、军事题材的油画,既与很多艺术家“照片式”的复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与那些东拼西凑的裁剪,有着本质的区别。骆根兴这些题材的油画作品,在遵循客观历史的条件下,汲取中国画以线造型的技法特点,借鉴应物象形、气韵生动等中国画的核心理念,通过线的抑扬顿挫传递别样的心路历程、传递画外之画,没有了“刻板描摹”的纠结、没有了“生搬硬套”的拘谨,却充满了自由和写意性,充满了由心的抒发,写实处,能抓住瞬间的生动、能捕捉微妙的神态,充分再现某一时间的人物和场景,抒怀处,又激荡着浓郁的人文情怀,彰显出特定时期的厚重感,在潜移默化中,升华对某一段历史的认识。这比那些不伦不类的“画照片”多了“不一样的味道”,完全超出了一个境界。


        《红军指挥部》油画 80×80cm 2021年

        《西部年代》第十届全国美展获金奖、获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届文艺大奖;《大敌当前》第九届全国美展获铜奖;《决战淮海》参加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北川系列》历久弥新;《一个世界的诞生》全军美展获优秀奖;《静默的世界》第七届全国美展获铜奖;《当代人》第六届全国美展获铜奖;《星光灿烂》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获三等奖;合作的油画作品《孟子论证》参加中华文明美术创作工程等等,除了因斩获大奖而被大众熟悉的作品,骆根兴还创作了大量的其他类型的作品,如《东方一枝》、《天地之间》、《无边疆界》等,这些作品亦如他的获奖作品一样,让人震撼,他还创作了带有浓郁个人情调的作品,如《似水流年》、《高原乳汁》、《染上绿色的日子》、《开春》、《战友》、《女兵》、《服务员》等等,则体现出骆根兴温情的一面。


        《红二十五军军部》油画 80×80cm 2021年

        虽说种类众多、题材多样、形式不同,然而,创作技法、表现特点,无不以线造型、以线达意、以线写心作为创作的宗旨,深挖细研,让“线”的各种创新组合去表达精神和情感,保持着写实的真实和写心的表达,并且带着民族性、带着东方文化的审美哲学性,充盈着现代东方的人文思想和神韵遐想。


        《遥望大别山》油画 100×160cm 2021年

        几十年来,骆根兴犹如获奖专业户,一路走来,在恒心驻守的另辟蹊径中,凝聚着平静卓远的思绪、深邃纯粹的探索,把“线”输送到每一处造型,以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挑战不同的可能,在不断超越中,成功地为中西融合的现代化艺术审美、为油画的表现性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探索形式,显得十分珍贵。同时,他在沉浸、陶醉之时,也领略无限魅力。


        《叠翠大别山》油画 80×80cm 2021年


        《长白山.雪之一》油画 50×601cm 2007年


        《高梁地》油画 80×100cm 2019年


        《新老城市》油画 100×160cm 2019年


        《道人》油画 100×80cm 2015年


        《历史人物之一》油画 100×80cm 2021年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04(s)   6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9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