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选名家名作——著名画家承强

        作者:admin2022-09-30 15:32:54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历】

        承强,1961年生,江苏宜兴人,著名画家、艺术策展人、自然主义抽象油彩绘画领军人物,当代自然主义抽象艺术流派开创性画家,其油彩绘画技法和形式表达原创。在全球化、当代化语境下,摒弃程式化、教条化、图像化绘画藩篱,不失东方“道法自然”之哲学精神,探索以东方诗性精神和西方形式构成的契合。彰显东方意韵与西方抽象主义的自然融合而独具神韵,妙手偶得,超然象外。色彩的空间有了进一步的延伸和扩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独特的时代性、国际性特征。为中国当代油彩绘画乃至世界油彩画壇开疆拓土,别出机杼,别开生面。

        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重温经典”全国山水画展,数十次被邀入选全国名家名作展。作品被海内外专业机构和个人、团体广泛收藏。2010年经吴冠中先生授权策划组织建造吴冠中艺术馆,修复吴冠中故居并对外开放。策划组织全国新文人画展2次,策划组织承办中国美术家协会、宜兴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全国中国画展2次、全国工笔画展1次、全国油画展2次,策划承办70后全国油画展、80后全国油画展、90后全国油画展、百家金陵金奖作者作品展、古今之变全国新人新作展等十多次有影响力全国画展。

        现任吴冠中艺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复评监审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兼职导师,上海交通大学江南文化研究院客座教授、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书画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无锡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宜兴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太湖初雪》布面油彩 80cm×60cm


        大象无形 华彩益彰

        ——承强的油彩抽象绘画艺术

        中国美术报 韩洪刚


        印象中的承强是一位传统山水画家,数十年浸淫笔墨,执着于勾皴染点,揣摩先贤法度。偶见其作品,层峦叠嶂而虚实有度,己将宋人法度、元人笔墨融入自己的山水树石之中,笔墨狼藉而景物璀璨,深悟中国山水画的妙道。而今,忽然看到他的油彩抽象绘画,恣肆奔放,别出机杼,别开生面,甚为震撼。


        《天池》布面油彩 150cm×120cm


        承强的油彩抽象绘画,流彩溢章,浑然奇幻。他的创作有着极大的随意性,自由而多变,驰骋有余,连贯一气,随心所欲而千姿百态,每幅作品所呈现的意境各不相同。观看他的作品,或若风云际会,云卷云舒,广袤、激荡中蕴含淡然的惬意;或若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扑面的雄浑与沧桑;或若星河璀璨,漫天流霞,充满了瑰丽的幻想与浪漫的情怀;或若春雨潇潇,如烟、如雾、如尘,仿佛有诉说不尽的绵绵情思……他的作品跨越了梦幻与现实之间的界限,酣畅恣肆、吞吐大荒,宛如一首首生命的赞歌,让人浮想联翩。


        《潮涌》布面油彩 90cm×60cm


        艺术基于自然,而源于心灵。承强酷好游历,热衷于表现自然意象之美,从戈壁荒漠到雪域高原,从塞外草原到江南水乡,四十余年间,他踏足大江南北,搜尽奇峰打草稿。丰富的游历不仅开阔了他的视野,积累了丰富的素材,让他胸中藏有万千丘壑,更充实了他的内心世界,开启了他无尽的想象和联想,为他打开了广阔的艺术天地。


        《虎跳峡》布面油彩 150cm×120cm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承强在游历中体悟不同山川自然的格调与气韵,以造化为师。承强的师造化,不是描摹自然的形、色,而是“心与天地会”。他将自己的“心”融入自然之中,心游于物,物我相容,用心感悟自然造化之美,合于自己性情,滋养自身的艺术意趣与审美意境。在自然山川中他我到了与自己审美理想相切合的形式语言——油彩抽象绘画。他表现的自然,不是简单再现自然的面貌,而是追求自己心中的“真实的自然”他以自己的感悟对自然进行重新组构和提炼,以自由抒情的抽象语言,在面面上重现更“真实的自然”,这个“真实的自然”蕴含了他对天地、山川的真实感受,浓缩了他的性情与心性,也饱含着他的审美理想与情怀。


        《万山红遍》布面油彩 120cm×100cm


        自然山川给了承强无尽的灵感与激情,自由的抽象绘画语言让他内心深藏着的中国文人特有的诗性得到彻底的释放。从他的作品中既可以看到浪漫主义诗人的豪迈与奔放,满腔激情澎湃;也可以品到婉约之美,细腻的情思如歌似泣;有时又流露出淡雅的诗意,营造虚静平和之境,形成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效果。他笔下的作品《快雪时晴》《苍山洱海》《风花雪月》《太华高秋》,都充满了欢畅的韵律与节奏,伴随着情感的起伏,轻重缓急,一任由心,幻若仙境,无不洋溢着他对大地诗人的情怀。


        《苍山洱海》布面油彩 80cm×60cm


        承强的油彩抽象画肆意奔放,看似是漫不经意的任性涂抹,实则十分精妙,别具匠心。如《天际》,画面如旋如舞,水色相容,画面上部的黄色或明或暗,从左向右呈回旋往复之势,下部深蓝、橘黄与白色合为一势,由右向左倾泻,互为顾盼,一唱一和。整幅画面虚实相生,虚处浩渺而明媚,仿佛蕴藏万物;实处浑厚而繁密,沉着平静中又若空灵而无一物。作者正是通过一动一静、亦虚亦实的手法势构筑画面的跌宕起伏气象。他在看似随意的挥洒中巧妙布局与取势,韵律与节奏无不合于画理、情理,透出他对画面的苦心经营。他这种大写意手法与无目的信手涂鸦有着天壤之别,其精神内核与形式表达高度契合,且概念抽象,造幽至秘。这是基于他长期山水画实践基础之上的,在体察入微、自然、自在意识状态下的一挥而就,所呈现出的是不雕不琢、精妙绝伦的审美意象,此正是中国写意画之精髓——“经意之极,若不经意”。


        《梅里印象》布面油彩 120cm×100cm


        “远取其势,近取其质”,承强深知“真放在精微”,在肆意释怀的同时,他更注重画面的精微,于豪放中见精微,于精微中见豪放。在《紫气东来》中,大片流彩蜿蜒逶迤,时急时缓,时开时合,在优雅的紫色旋律中奏出悠扬的乐章。近处棕褐色的点彩沉着淋漓,攒三聚五,错落有致,层层叠叠,宛如冬日从林,寂静苍凉。细观这些点的处理,或聚或散,或疏或密,或争或让,或浓或淡,别出心机而生动自然。承强的“精微”不是对细枝末节的精细描绘,而是体现在对画面构成元素之间的节奏、虚实、轻重等关系精妙把控。“妙算毫厘得天契”,承强的抽象艺术正是在“豪放”与“精微”辨证中阐述“致广大,尽精微”的艺术精神。


        《大象无形待苍穹》布面油彩 120cm×100cm


        承强的作品妙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属于具象中的抽象,意象中的表现。天马行空的流彩,纵横若入无相之境,不为形所役,淋漓酣畅。但无论其想象多么绮丽与变幻,观者还是可以看到其中所蕴含的意象,在幽隐之际是有物、有象的,或若云雾蒸腾,或若群峰竞秀,或若静水深流……,景物盎然,一片生机。在《飞瀑》《黄山雪霁》中他以大白、大黑的阴阳关系构架画面,黑处繁重密致,层层叠叠,白处轻盈而灵动,黑白之间,氤氲隐约。他以“知白守黑”的理念在黑白互生中展现了一幅山水画卷:山似云,云如水,山、水、云浑然一体,咫尺之中天地难辨颜色,山峦密林,似有似无,若隐若现。承强笔下的物象大都似有又若无,虚无缥缈,“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他正是在虚实交替、有无互生中创作了脱离物象而又非单纯抽象的艺术形式,在有形的现实世界和无形的精神层面找到契合点,演绎了一幅幅至高、至深、至美的空灵妙境,呈现了中国艺术“大象无形”的审美理想。


        《天际》布面油彩 100cm×150cm


        承强在油彩抽象绘画上所取得的成就,得益于其长期的山水画深入学习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中国山水画承载了中国文化深厚的民族精神与审美理想,与中国哲学中核心的精神“道”紧密相连。承强正是在山水画中汲取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将自然造化作为自己“神游”的理想天。他的作品既展现自然造化的大美,又表现自己内在的性情与精神,将自己的内心心境与自然物象合而为一。在其作品《云心水性》、《潮涌》中,云水相拥,一动一静,动者翻腾奔放,静者浩渺弥漫,动者益动,静者益静,形成了云随水动、水随云流的卓绝意境,传达出东方哲学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思想。承强的抽象艺术虽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但不是模仿前人形式语言与技法,而是基于传统精神上的创新。观看他的作品,其越抽象、越趋于无形,越感觉接近中国传统的绘画思想,他以抽象绘画语言阐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他的抽象艺术是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融合当代审美气息,最终形成了蕴含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抒情抽象绘画。


        《大道无垠》布面油彩 120cm×100cm


        任何一位成功艺术家,其艺术风格的形成都不是偶然,而是伴随着一个渐进的艺术认知过程。艺术家总是在实践中不断尝试寻找最适合的表现自己内在精神的方式,这是一种文化自觉,艺术价值的核心正是这种不断探索的创新精神,石涛言“适我无非新”、“笔墨当随时代”正是体现了带有“叛逆”的创新精神。承强在传统山水画中数十年的艺术探索、积淀,伴随着他对传统精神的深入理解,艺术认知的不断完善,逐渐滋生了“叛逆”精神。“用最大功力打进去,用最大勇气打出来”,对于传统山水画承强选择了“叛逆”。从传统山水画迈入油彩抽象绘画,承强的表象手法更为大胆多样,色彩斑斓,挥笔奔放,有时甚至用大片的红、蓝构成画面的冲突。但不论其多么“叛逆”,他的骨髓里永远有割舍不掉的传统精神,他的这种“叛逆”不是否定传统,而是传统的延续,中国艺术精神正是在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叛逆”中延续、发展。


        《印象科尔沁》布面油彩 100cm×120cm


        正是由于承强在传统中找到了自己抽象艺术的渊源和依据,才能大胆地用抽象的艺术语言、狂放不羁的手法,在全球化、当代化语境下摒弃程式化、教条化、图像化绘画藩篱,探索以东方诗性精神和西方形式构成的契合,彰显东方意韵与西方抽象主义的自然融合,妙手偶得,超然象外。色彩的空间有了进一步的延伸和扩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独特的时代性、国际性特征。


        《紫气东来》布面油彩 120cm×150cm


        中国当代抽象艺术源于西方,特别是“85”新潮后,抽象艺术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很多艺术家开始抽象艺术探索之路,但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观念的混杂也导致艺术面貌上混乱状态,国内当代抽象艺术一直跟随西方步伐的,西化观念的抽象艺术在中国陷入“水士”不服的尴尬境地。宗白华言,“中西绘画的根本区别源于各自不同的民族文化基础”,缺乏中国文化精神与艺术规律的抽象艺术,必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香格里拉》布面油彩 90cm×70cm


        承强的油彩抽象艺术有别于西方“观念”主导的抽象绘画,充溢的审美韵味和自然主义气象,作品呈现出的气韵生动、气势磅礴、气象高华是中国的、东方的,散发着东方特有的美学气息,是根植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之上,是源于中国传统精神的审美理想,在中国艺术传统脉络发展之上的延续。他的艺术实践,丰富了世界当代油彩抽象艺术图式,为中国当代油彩抽象艺术的拓展提供了一个有意的借鉴。


        《秘境》布面油彩 90cm×70cm


        《九寨印象》布面油彩 120cm×150cm


        《快雪时晴》布面油彩 100cm×120cm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24(s)   6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