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出最好的状态再画画——访油画家毛岱宗

        作者:核实中..2010-07-17 11:33:53 来源:网络

        毛院长您好!作为全国著名的艺术家、山东油画界的新一代领军人物,您能参加本次“画者之心——齐鲁名画家学术提名展”,我们表示非常感谢。跟很多艺术爱好者一样,我们都是从您那件名为《红嫂》的人物画作品开始知道您的,后来见了您大量的风景画作品,并深受感染。您特别强调艺术中的“逸品”——
        毛岱宗:对于从事艺术来说,人品和艺品都是相辅相成的。油画中的逸品,应该讲是不好追求的,能追求就不叫逸品了。我发现这个问题核心,是逸品当中有个很重要的痕迹,应该是在综合绘画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不可重复性的东西。你比如说是在中国写意画当中吧,它这个水墨是不可重复的。与此同理,油画当中往往也存在着很多天然的、偶然性的东西,就是不经意的就过去了,你不可再重复。它就有一种,就是说意外所得的一种东西,就是它在意外当中产生的不好重复。那人品是能通过自身的修养可以提高的。画面是能够设计的,技法也是可以通过强化训练而达到的。画到了法度的极致,就会成为“神品”、“妙品”。神品就是各种因素都具备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的东西。但这个逸品关键是一种具备了前一种条件后出现的某种意外,所以说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很高的东西。

        最近,西方的很多画家风头正劲,我觉得他们在艺术创作当中在追求这种东西。对我们来说,也有借鉴性。他们用泼、用洒,说的有高度一些就是想体现出一种天然的或者意外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逸品”这个东西做是做不出来的。有时候把这画搞的挺自然,痕迹是偶然的,但他还不是一种很自然的流露。所以在当代语言里边,特别现代绘画语言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志,这个标志就是他的绘画语言里边应该具有不可重复的痕迹。是吧?有一片颜色是偶然来的,他泼上去的,他是洒上去的天然形成的,不是用刀刮笔扫做的。做不出来的。就那种痕迹应该是现代绘画语言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可重复?不行!所有的绘画当中不可重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很多人光知道搞这些无聊的东西了。但是自然流露这个东西挺难。所以这个逸品应该是在一种忘我中产生的。《庄子》里面讲到宋元君见一个画家在解衣创作,他说这是真画家。真画家是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下创作的,他不是给群众做表演看的。看到有好多行为艺术为了这种表演而表演,跟《庄子》里面的这种精神还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真正好的作品是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中产生的。应该考察这种状态是种什么东西,才能产生这种作品。所以说,现在中国画家是非常主张调整状态的。调整状态,其实就是一种修炼。在中国,对这个“逸品”有特别的一种界定。
        从您上述的诠释中,我们了解了其实无论是妙品、人品,神品、甚至是逸品的出现,艺术家当时创作的状态是很关键的。一种无以复加的思想和肢体的自由释放,就如中国的“禅”学一样!从您的风景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明快清新、细腻微妙的色彩变化和生动而不加雕饰的物象,而且有种静谧的带有浓重的禅的意味,很是感人。
          毛岱宗:这个学道和学禅实际就是调整人生状态,在这种整体的状态下才会产生很好的艺术状态。他才会体悟自然。“含道暎物,澄怀味象”,他才会有一种很高的东西。在表达的时候他就会忘我。也不会受到拘束。这学道和学禅是人生中的火候,是很高的境界,画画也是。它不是表演似的剑拔弩张的弄出来的,也不是做作、拿捏出来的,也不是靠一种主观的强人努力去挣扎出来的。
          您真是一语点破玄机。唐代有着“诗佛”之称的王维,是位人所共知的禅学、诗歌和绘画等多个方面的宗师级人物,苏东坡说他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应该说他的艺术,无论是诗歌还是绘画,都可以用心灵化境来进行解读。虽然时代不同,画种不同,但用“画心”来衡量,您对中国文学、哲学、书法、绘画等诸多艺术门类都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很多人也都能从您的油画中看出这些文化艺术对您的影响。同时我们也认为在艺术追求和文化精神方面您与王维应该比较接近——
        毛岱宗:你们这是对我过于褒奖了。
        这次我们举办“画者之心”这个画展,您在作品准备上有什么考虑呢?有没有最近的大作呈献给参观者?
          毛岱宗:最近,都是很自然的写生,也没有很大的作品。有几张大画都参加过几次展览,不新鲜了,但还都是我本人比较中意的作品。
          因为我们也是想在山东做出一个展览的品牌。我们创造“画着之心”,倡导“画者之心”就是想让画家画自我的本真的东西出来,让大家一起来分享。我们还想把“画廊网”这个网络平台深度的发展起来。想推出一些大家知名的现代艺术家的新作品,同时也把目光聚焦在一批大家可能还不太了解的年轻的正在上升期的艺术家。比如给我们推荐的张洋,一个小姑娘——
          毛岱宗:属于智者派的画家,智者派就是天生的用心画画的人。她的画很真。省电台有个叫潘士强的他画得也很好,他有时候画得很有味道。
          我们见过他的个人展览,近几年他的画法完全是表达自我的。
        毛岱宗:说的对,他完全是执着地,就是绘画语言什么的他全是靠自己悟,画得很好,你也可以选他一部分画来展览,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画家。你这个命题啊,应该选在用“意”画画的人,尤其掌握很好技巧的人,通过这次画展,应该把他以及这一类人鉴别出来,
        光靠我们这些人的能力来说,显然是力不从心;我们就说是,本着我们这些年的审美经验,这方面您能在教学第一线,同为很多艺术家 有些入选的艺术家,你可以给他们看看画啊,美术学院出来的这些人,今后您多给我们推荐推荐——
        毛岱宗:可以,里面有好多同学啊,对他们的评价都在发生变化。有些具有了很好的基础,只要认认真真地去画,会有前途的。这让我都觉得很好。但是这几年,我发现学生也在变,有些保留、很自然地,很个性地表达一种东西,他不符合你教学的规范,但他很有真意,这种学生,我对他们很感兴趣,我仔细地观察他们,这种学生在以后的社会发展中会很容易的出来。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298(s)   63 queries

      memory 7.36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