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韵文化”中的书籍之美

        作者:胡镇2021-12-06 08:06:26 来源:美术报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宋建安黄善夫家塾刻本《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

        宋代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鼎盛期,南北两宋前后三百多年以来,虽军力积弱,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社会生活气象万千、文艺蔚起,昌运盛世。宋人在唐、五代的审美基础上延续、突破和创新,最终形成了素雅清淡、简洁质朴的生活美学观念。论及宋代文人雅士的精神生活和审美的品位,无不令现代人向往。焚香、点茶、品字、赏画、诵经、论道等等,给人呈现的是一种“诗情画意”的韵味,平和而优雅,含蓄而蕴藉。“宋韵文化”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令人心向往之。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宋朝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朝代,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宋代无论在茶、诗词、歌赋、书画、碑帖、瓷器、美食、服饰,还是书籍等诸多文化艺术门类都达到了顶峰。因为政府重视文化教育,所以雕版印刷业更是发展到了黄金时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大都从事过印书,民间书作坊更是遍及南北各地。北宋杭州太守苏东坡曾在《李氏山房藏书记》中言:“近岁市人转相摹刻,诸子百家之书,日传万纸,学者之于书,多且易至如此。”这段话略可窥见当时书籍之普及,刻书之兴盛,出版业尤其繁荣。但是宋版书传至今日,却极为罕见,可谓是凤毛麟角。经过朝代变更、兵燹战乱、天灾人祸等因素,“目前国内外宋版书所存也不过一千部左右,内台湾约存二百部,又多为残书或复本。”(张秀民《中国印刷史》)可见之弥足珍贵。宋版书因为难得,而备受历代藏书家所珍视,故有“一叶宋版一叶金”之誉。

        宋版书不仅具有文献价值、文物价值,还蕴含着极高的艺术价值,其纸墨考究、装帧大气、刊刻精美、勘校严谨、开卷生香,完全是一件至善至美的艺术作品。清代藏书家孙从添在《藏书纪要》中曾言:“若果南北宋刻本,纸质罗纹不同,字画刻手古劲而雅,墨气香淡,纸色苍润,展卷便有惊人之处。所谓墨香纸润,秀雅古劲,宋刻之妙尽之矣!”孙氏虽寥寥数语,但已精妙地勾勒出宋版书之美,凸显了宋人的美学理念与艺术追求。同时,宋版书的字体刊刻精美、点画精妙、镌工一流,这也是元明清版本难与之相比的。而上等的宋版书就如同法帖,明代谢肇淛在《五杂俎》中曾言:“书所以贵宋板者,不惟点画无讹,亦且笺刻精好,若法帖然。凡宋刻有肥瘦两种,肥者学颜,瘦者学欧。”宋代雕版印刷在字体取法上延续唐、五代的审美,崇尚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的书法风格。总体而言,北宋早期刻本多用欧体字,后来逐渐流行颜体,南宋以后又尚柳体。雕版的字体也最能反映版刻的地域风格。浙江刻本以欧体字为主,四川刻本多采用颜体,福建刻本以柳体居多。宋叶梦得在《石林燕语》中谓:“今天下印书,以杭州为上,蜀本次之,福建为下。”叶氏简短概括了宋版书在地域上的质量状况,并认为当时天下刻书,以杭州印书为最好。

        杭州本即浙刻本,所用纸张多属白麻纸,字体取法欧体,字型瘦劲偏长,秀丽内擫,是近代仿宋体的前身。杭州早在北宋时已是著名的刻书中心,南渡后,杭州城经济更为发达,人文荟萃,国子监许多重要书籍都到杭州雕版,官私刻书空前兴盛,成为全国最大的坊刻业中心,城内外书坊林立。以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南宋临安府陈起书籍铺刻本《唐女郎鱼玄机诗》为例。此本字型略长,纤细秀雅,刀法圆润,线条方俊硬朗,转折笔画轻细有角,流走而又不失笔意,严整典雅,是浙刻本中的极品。又如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南宋咸淳年间廖莹中世綵堂的私家刻本《昌黎先生集》,此本纸张依旧洁白如新,柔韧剔透。墨色仍然黝黑如漆,墨韵飞动,熠熠生辉。版框和字体的线条紧密整齐,方俊硬朗,毫无瑕疵之感,精美而绝伦,被后世称为宋代刻书的“无上神品”,从中还可以看到“贞”字阙笔,是避宋仁宗名讳。

        蜀本即为四川刻本,也多用白麻纸,字体多采用颜体,间架开阔,字形丰满,肥劲朴厚,字体稍大的称蜀大字本。以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南宋中期四川眉山刻《郑守愚文集》为例,此本字型方正宽博,舒朗外拓。福建刻本即建本,多用黄麻纸,字体以柳体居多,笔画刚劲,字硬如骨,以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宋建安黄善夫家塾刻本《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为例,此本字体结构方正,严谨不苟,点画起落顿笔,笔意流畅。福建刻书主要集中在福州、建阳和建安等,建安坊刻又以麻沙和崇化这两地为最盛。南宋时,建本数量居全国之首,遍及天下。虽然建本数量多、流行广,但错字相对较多,版式纸张也较差,所以建本是宋版书中质量相对较差的本子。

        宋版书是宋人艺术智慧的结晶,无不闪烁着高超的审美情趣和雅致的艺术追求。宋版书除了文字,它的插图也非常丰富,品类齐全,特别是科技类插图,绘刻精确,细节精益求精,独具一格,几乎让每一部书美不胜收。宋版书已不是简单的作为传播知识、文化交流的读物,而是成为一种独一无二的美的存在。北宋美学家范温在《潜溪诗眼》中说:“凡事既尽其美,必有其韵。”宋版书在艺术审美上已经做到极致,其成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宋版书之美,是“宋韵文化”所折射出来的审美烙印,是一个时代精髓和历史韵味的缩影。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200(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36(mb)